德景新闻站 版权所有,是国内最具有亲和力的网站之一 [ 给我写信 ] [ 百度空间 ] [ 腾讯微博 ] [ 新浪微博 ]

当前位置   主页 > 娱乐 >

长三角外贸企业样本调查:苏州恒丰“陷阱”阵中艰难转型-

发表于:2019-04-29 09:22 作者:新闻小编 来源:新闻小编

苏州恒丰接到的法方电话是网络电话,反复要求法方提供新的收货地址,却被告知仍发往原地址。

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孙嘉夏 发自苏州

每经记者 孙嘉夏 发自苏州

目前,中国经济格局正面临新一轮全面调整。2013成都财富全球论坛上,中国经济转型增长、技术创新、城镇化等一系列问题也成为嘉宾重点讨论的话题。在中国强调经济转型和结构调整的背景下,作为中国经济发展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民营企业生存状况如何?面临着什么样的挑战?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在长三角和珠三角两个经济重地展开了调查。

徐钊正忙着处理又一起纷争。

解决各类层出不穷的跨国合同纠纷,已渐渐成为这位苏州恒丰进出口有限公司 (以下简称苏州恒丰)董事长的日常工作:法国的企业支付了定金,我们发了第一批货。就在准备发第二批货时,发现对方的工商注册地址已经没人办公了。于是要求对方提供新收货地址,他们不给。这让徐钊心生警惕,公司随后扣住货物不发,但对方却以定金已经支付为由,威胁起诉。

在外贸行业摸爬滚打了20年,徐钊发现,随着欧美等国经济的下滑,类似的陷阱越来越多。各方面的环境都越来越糟了。

他掌控下的民营企业苏州恒丰经营各类轻工业品、纺织服装、机电、自行车及零配件的出口业务,年销售额达15亿元。但国际市场的持续低迷、生产成本的持续上升、人民币的持续走强和日元连续贬值,犹如三座大山,让外贸老兵徐钊倍感压力。

我们不断改进产品、在国外设立办事处希望减少中间成本、跟贸易伙伴谈判希望对方让利。徐钊告诉记者,通过各种努力,家纺、日用品类上半年利润率仍下降了约5%,自有工厂生产的自行车利润率也下降了3%到5%。

陷阱频发/

如果对方公司确实是真实存在的,那我们怎么办?徐钊扭头,问身边正在汇报工作的经理。

现在就是担心这一点。经理回答。

徐钊问及的是苏州恒丰新签下的一笔吸尘器出口订单,总价值40余万美元。合同签订后,收货方法国企业很快打来10万美元定金,苏州恒丰也向中信保投保,并发出了第一批货物。

至此,一切都很顺利。

但是,在苏州恒丰准备发第二批货物时,中信保的查询显示,法方企业提供的工商注册地址已无人办公。在双方签订合同之前,中信保曾实地查看,发现该企业确实于注册地址正常办公。

于是,苏州恒丰不再装运第二批货物,并要求法方提供新的收货地址。

随即,更多的疑点在双方交涉中不断出现。苏州恒丰接到的法方电话是网络电话,反复要求法方提供新的收货地址,却被告知仍发往原地址。那是一个无人办公的场所,我们当然不能发货。徐钊说。

拒绝发货的后果,是法方以苏州恒丰毁约为由,意欲向法院起诉。

如果对方的企业是真实存在的、收货地址确实有效,那我们就很被动了。徐钊承认。

但是,即使冒着被起诉的风险,徐钊也不敢贸然发货。此外,他还担心,一旦提单被对方拿到手,货物很可能会就此无影无踪,第一批货尾款约10万美元也就无法收回。

另一笔来自西班牙的真丝围巾订单,也险些让老江湖业务员栽了。

订单的金额仅4万美元,西班牙客户支付了5000美元订金,并提供了西班牙一家企业作为收货方。中信保的查询显示,该西班牙企业拥有10万美元的保险额度。

此后进展很顺利,直到审单员看出了问题:在收货单位与投保单位的一长串公司名称中,英文小写字母m被替换成了大写M。这成了两家完全不同的企业,中信保于是拒绝提供保险服务。

差一点点货就发出去了。徐钊有些后怕。

在徐钊看来,随着欧美经济下滑,国际市场仍将萎靡不振,类似的陷阱会越来越多。

汇率之痛/

徐钊更喜欢和日本客户打交道,因为他们订单稳定,付款及时。但徐钊很快发现,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。

苏州恒丰对日出口的产品,主要为自行车、汽车配件及机电类产品。此外,还包括一些服装和家纺用品。

在今年3月之前,苏州恒丰与日本客户的结汇中,日元占比约60%,美元约占40%。

2012年底,苏州恒丰接下了一笔日本客户的高档自行车订单,均价约150元美元,双方约定以日元结算。但到今年2月底3月初结汇时,徐钊发现,相比于签约时汇率已有了10%的落差,而自行车出口的净利润也就在10%上下。由于汇率的影响,单子的利润全部没了,只能保本。徐钊说。

苏州恒丰每年约出口16万台自行车至日本,平均价格在120美元左右,总金额约2000万美元。如果全部以日元结算,我们会损失多少?这显然让徐钊坐不住了。

2013年3月,苏州恒丰总经理带队飞赴日本,拜访多个客户,并提出两项请求:改用美元结算和调整出货时间。

对外贸企业而言,从接单到结汇有较长的周期。以苏州恒丰的自行车产品为例,一般需60至80天,而这段时间内日元可能出现的大幅贬值让企业难以承受。缩短交货时间,有利于规避汇率变动带来的不利因素。

但日本客户表示,合同已在执行过程中,希望苏州恒丰遵守双方商定的价格。同时,对于订单安排由一年调整为半年的请求,也不赞同。

在一次和年采购量约3000台自行车的日本客户反反复复拉锯后,双方决定最终各承担一半。我们不能太强硬,担心以后他们不给我们单子。徐钊说。

相比自行车,损失更大的是家纺类、日用品类等几乎完全用日元结算的传统劳动密集型产品。

目前,苏州恒丰的家纺日用品类产品一年对日出口金额约500余万美元。由于汇兑的损失,上半年的利润率下降了约5个百分点。徐钊告诉记者。

相较日元的连续贬值,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升值同样让徐钊痛苦不堪。3月份接的单,汇率还是6.28,到5月份出货时,已经是6.19了,相差9分,而我们也就2毛钱左右的毛利,这相当于直接拿掉了我们一半的利润。徐钊很无奈。

但是,苏州恒丰仍不得不拼命拿单。有些市场和客户是掉不起的,所以我们要不断地、滚动地拿单,即便丧失利润,甚至亏损。徐钊说。

转型艰难/

低迷的国际市场与汇兑损失之外,生产成本的不断上升也正日益挤压着企业本已不多的利润。

在苏州恒丰下属的自行车厂,一线工人的工资正以每年最低10%的速度递增。你开3000,隔壁工厂开3200,工人立马就走了。徐钊说。

他对政府的一些鼓励政策也不完全赞同。政府鼓励的是增长,小企业基数小,增长很容易,而大企业增长相对缓慢。如果没有增长,就拿不到政府的鼓励资金。政府应该将重点放在鼓励一般贸易上,加工贸易虽然看似金额大,但对本地区的经济拉动效益不如一般贸易。徐钊说。

严酷的环境,倒逼企业不断创新、增加产品附加值。比如自行车的颜色单色改成双色,功能也在提升,企业随时都在想办法。徐钊说。

苏州恒丰曾将一款自行车的网篮从一个增加至两个,每辆车的成本增加了1美元,但售价却可以提高3美元。在另一款车上,苏州恒丰将摩擦灯调整为LED式,成本增加了0.3美金,但售价提高了2美元。

转型升级的道路并不好走。徐钊尝试走出的另一步,是在为日本品牌代工之外,打响自己的品牌。

我们采取了一些品牌战略,出口到东欧、中南美洲的产品都打了自己的商标。在日本,我们也希望在日本厂商品牌下能打上自己的商标,小一点也没关系,先加强宣传。徐钊告诉记者。

另一步,则是在终端市场直接设立办事处。苏州恒丰为此从外派了员工,在匈牙利布达佩斯设立了办事处,办理海关手续,和终端超商对接,省去了中间环节。

试运行一段时间后的测算发现,相较于交由中间商代理,自设办事处可节省约10%至12%的费用。但是,由于超市要求60天的账期,苏州恒丰不得不承担一定的风险。

外贸企业本身能做的,只是提高管理水平,降低管理成本。在市场拓展上多些举措、多参加展览会、多在国外设立办事处,减少中间成本。只有这样,再看看是不是有希望。他说。

本文链接地址: http://www.yz2026.com/yule/441.html

栏目:娱乐      围观:

相关阅读

本月热点